1

  这发生在我们相处了半年以后(这半年里基本上每个星期要做一两次)。
  那天,我打电话和她调情,开玩笑说想去你家玩,当你老公面干你。
  她说,好啊,你来啊,他晚上就在家。
  我,你别以為我不敢,我现在已经硬了(当时我们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做了)。
  她,哈哈,你就不敢,你敢来我就敢让你干。
  我,行,你说的。
  我当时一是赌气,二是实在憋得不行了,死就死吧。总之脑子懵懵的,抓这车钥匙就往她家去了。到她家楼下一个电话打给她“到了”
  “啊,真来了”
  “他在家呢,我和你开玩笑的”
  “呵呵,没事,就说同事过来修电脑”
  “……这……”
  “没事,我规矩就是了,来了总得给碗饭吃吧”
  “那好吧,你自己上来吧”
  停车,上楼,她已经在门口了,我冲她一嘻笑,进门就见她老公了,五十左右的猥褻小老头,马上上去寒暄,她老公倒还客气“哎呀,真不知道有客人,刚才才跟我说,你说也没準备準备”,我赶忙掏出烟“客气,X姐老上级了(她是机关干部),我家又近,正好懂点电脑”,然后转身冲她一个鬼脸说“在哪呢”,这时候才发现,她有点紧张,脸上表情看上去很不自然,我马上使了个眼色,她缓和了一下笑著指著卧室说“那边呢,我带你去”,於是我冲她老公笑笑,和她进去了她老公还忙说“辛苦了,辛苦了”我一听心想“是啊,我射你老婆身体里的时候确实挺辛苦,嘻嘻”
  他老公在客厅,我们进屋,电脑桌在房间靠里的拐角,和门形成视觉死角,坐下,她站我旁边,我低头摁开机键,她屁股一侧正好对著我(她穿的睡衣睡裤),抬头顺势捏了一把丰满的股肉,她吓了一跳,轻轻锤我一下说“你胆也忒大了,真的敢来,别乱来了,发现了就完了”,我当时已经憋得下面都快撑断了,一把揽住她的腰,头贴在她的腹部,深深的闻了一口她的体香,一隻手牵引她的手隔裤抚摸我的JB,她缩了一下,又被我摁了回来,她只好回头看著门口,就这样扭著脸婆娑著我的裤子,感觉她很害怕,但是也憋了很久了,一摸到我坚硬的JB就扛不住了,僵持了半分鐘,突然他老公从厨房传来一句话“XX,家里没菜了,我去买点,你来把这把豆角择出来”,我们当时吓得迅速一缩,让我想起考试抄书时被老师叫住了一样,两人的脸都特别红,心臟好像要跳出来,她马上回答“誒,来了”,然后转身出去,一会她老公进来笑著说“你先忙著,吃了饭再走,我去买点菜,家里没东西了”,我假装修电脑,回头和他说“您别忙活了,都自己人,随便点”,他说“好好,反正我们俩在家也是要买的,你忙你的”,然后转身出去只听见防盗门响了。
  我听他脚步声远了,心里十分痒痒,就像有爪子在挠,犹豫了一下,然后心一横,起身冲厨房悄悄的走过去,她背对著我在灶臺上择豆角,我知道她背后是敏感带,突然就把她用力一抱住,然后使劲勒,她不知道我在后面,突然而来的刺激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反应过来是我后,一下就瘫软在了灶臺上,轻轻的低吟,我手移到她的奶子上说“想死我了”,然后使劲揉捏,两个星期的忍耐,使她的呻吟声变成了颤抖感剧烈的低吼,熟女特有的味道。我明白时间不多马上去扒她裤子,没想到,她马上拉住裤头说“不行,他很快会回来”,“大概要来回多久”
  ,“十几分鐘吧”“够了”“不行,我怕”,我这时候已经开始不理智了,强行把她抵在灶臺上,一隻手压下她的背,她成了一个倒‘L’形,一隻手掰开她的手,把内裤和睡裤连一起拉到了她膝盖上,她也迷乱了嘴里喃喃的说“别,别,他会回来的……”手却不反抗了,反而背著身子探我的鸡巴,可惜手短点,半天就只指尖刮到了我的龟头,虽然隔著裤子,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是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。我一手在她的B上一摸,我靠,水灾大概也就是这样吧。拉开裤子拉链,JB一下弹在了她的屁股缝里,又传来一声令我著迷的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低吼。我明白时间不多,要速战速决,她有点胖,B张得靠里,这个姿势干她可能只能进去半根,不会很爽,出来得慢可就要了命了,於是大拇指深刮了一下她的B缝,把刮出来的水涂在她的屁眼上,然后把鸡巴也捅进B里粘了粘水,抽出来用力握住根部分,开始往屁眼里钻,可奇怪的是平时很好进的小菊花,今天怎麼使劲也近不去,龟头都压得变形起褶了,她也发现了,说可能是太紧张了,屁眼不听她使唤,我日,鬱闷,於是有用大拇指粘了点水,先探进去,让她适应一下,她“噢噢”的呻吟著,我的JB更硬了,今天果然比以前紧很多,手指伸进去都有点困难,菊花口勒手指根部有点移动不便了,来回抽插了几下,迅速抽出来,乘屁眼还没有完全闭合,把JB顶了上去,这下直接进了半个龟头,她也配合著用手掰开屁股瓣,就这样我一点一点的来回轻轻抽插,一点一点挤进屁眼,总算全根进入了,我眯眼,把鸡巴根都插进去,保持这种状态不动大概十几妙鐘,感受里面的温暖,根部的紧束,然后睁开眼睛,撩起她的睡衣,从背后伸过去用手指掐住她的乳头,屁股开始一下一下往里沉,就像打桩一样,她迷乱的扭动著屁股,有一点抗拒,有一点迎合,我问她怎麼了,她说里面好干,菊花口好像要裂开了,我正想再抹点水,突然发现左手边有一桶金龙鱼调和油,哈哈,诡计上来了,抽出JB,打开油壶,倒点在手心里,抹在她的菊花上,然后用手指撑开屁眼,一根手指搭在上面让油顺著流了进去,她看见了也没说什麼,只是扭著屁股,好像让我快点。再次挺枪深入,顺利流畅多了,有油花的手在她屁股上乱摸,顿时屁股油光发亮,场景很是迷乱,低沉的“哦哦”声从她身体里发出来,更加剧烈的刺激了我的神经,每次都把龟头拉倒菊花口,然后再猛的往里扎,那种紧束的感觉从龟头迅速滑动到了鸡巴根部(这是本狼干屁眼的经验,很舒服,推荐大家有机会试试),舒爽的感觉真是言语无法形容,感觉时间过去了一些,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了,一著急动作也就越来越大,她也顾不得环境了,叫喊越来越大,双手紧紧抓著我摁在她屁股上的手,我闭上眼睛细细的品位这种强烈刺激,一股急迫,痒痒的感觉一点一点在我腹部积攒,积攒,终於“噢!”我大声吼了一身,身体颤抖了起来,把身体里那种急迫的感觉释放了出来,万子千孙冲进了她的屁眼里,剧烈的兴奋过去几秒以后,我慢慢的抽插回味著,她已经彻底瘫软了,趴在了她刚择出来的豆角上,稍微休息了片刻,我拔出了鸡巴,精液也跟著流出来了一些,她及时的闭住了屁眼,她穿好衣裤,转过来面向我,我发现她半边脸上有水,问题怎麼回事,她说她太爽了,口水流在了灶臺上都不知道,一趴下结果沾上了,我哈哈大笑。她把我推到电脑桌坐我当时一是赌气,二是实在憋得不行了,死就死吧。总之脑子懵懵的,抓这车钥匙就往她家去了。到她家楼下一个电话打给她“到了”

  “啊,真来了”
  “他在家呢,我和你开玩笑的”
  “呵呵,没事,就说同事过来修电脑”
  “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没事,我规矩就是了,来了总得给碗饭吃吧”
  “那好吧,你自己上来吧”
  停车,上楼,她已经在门口了,我冲她一嘻笑,进门就见她老公了,五十左右的猥褻小老头,马上上去寒暄,她老公倒还客气“哎呀,真不知道有客人,刚才才跟我说,你说也没準备準备”,我赶忙掏出烟“客气,X姐老上级了(她是机关干部),我家又近,正好懂点电脑”,然后转身冲她一个鬼脸说“在哪呢”,这时候才发现,她有点紧张,脸上表情看上去很不自然,我马上使了个眼色,她缓和了一下笑著指著卧室说“那边呢,我带你去”,於是我冲她老公笑笑,和她进去了她老公还忙说“辛苦了,辛苦了”我一听心想“是啊,我射你老婆身体里的时候确实挺辛苦,嘻嘻”
  他老公在客厅,我们进屋,电脑桌在房间靠里的拐角,和门形成视觉死角,坐下,她站我旁边,我低头摁开机键,她屁股一侧正好对著我(她穿的睡衣睡裤),抬头顺势捏了一把丰满的股肉,她吓了一跳,轻轻锤我一下说“你胆也忒大了,真的敢来,别乱来了,发现了就完了”,我当时已经憋得下面都快撑断了,一把揽住她的腰,头贴在她的腹部,深深的闻了一口她的体香,一隻手牵引她的手隔裤抚摸我的JB,她缩了一下,又被我摁了回来,她只好回头看著门口,就这样扭著脸婆娑著我的裤子,感觉她很害怕,但是也憋了很久了,一摸到我坚硬的JB就扛不住了,僵持了半分鐘,突然他老公从厨房传来一句话“XX,家里没菜了,我去买点,你来把这把豆角择出来”,我们当时吓得迅速一缩,让我想起考试抄书时被老师叫住了一样,两人的脸都特别红,心臟好像要跳出来,她马上回答“誒,来了”,然后转身出去,一会她老公进来笑著说“你先忙著,吃了饭再走,我去买点菜,家里没东西了”,我假装修电脑,回头和他说“您别忙活了,都自己人,随便点”,他说“好好,反正我们俩在家也是要买的,你忙你的”,然后转身出去只听见防盗门响了。
  我听他脚步声远了,心里十分痒痒,就像有爪子在挠,犹豫了一下,然后心一横,起身冲厨房悄悄的走过去,她背对著我在灶臺上择豆角,我知道她背后是敏感带,突然就把她用力一抱住,然后使劲勒,她不知道我在后面,突然而来的刺激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反应过来是我后,一下就瘫软在了灶臺上,轻轻的低吟,我手移到她的奶子上说“想死我了”,然后使劲揉捏,两个星期的忍耐,使她的呻吟声变成了颤抖感剧烈的低吼,熟女特有的味道。我明白时间不多马上去扒她裤子,没想到,她马上拉住裤头说“不行,他很快会回来”,“大概要来回多久”
  ,“十几分鐘吧”“够了”“不行,我怕”,我这时候已经开始不理智了,强行把她抵在灶臺上,一隻手压下她的背,她成了一个倒‘L’形,一隻手掰开她的手,把内裤和睡裤连一起拉到了她膝盖上,她也迷乱了嘴里喃喃的说“别,别,他会回来的……”手却不反抗了,反而背著身子探我的鸡巴,可惜手短点,半天就只指尖刮到了我的龟头,虽然隔著裤子,但是在这种环境下还是感觉到说不出的舒服。我一手在她的B上一摸,我靠,水灾大概也就是这样吧。拉开裤子拉链,JB一下弹在了她的屁股缝里,又传来一声令我著迷的从内心深处发出来的低吼。我明白时间不多,要速战速决,她有点胖,B张得靠里,这个姿势干她可能只能进去半根,不会很爽,出来得慢可就要了命了,於是大拇指深刮了一下她的B缝,把刮出来的水涂在她的屁眼上,然后把鸡巴也捅进B里粘了粘水,抽出来用力握住根部分,开始往屁眼里钻,可奇怪的是平时很好进的小菊花,今天怎麼使劲也近不去,龟头都压得变形起褶了,她也发现了,说可能是太紧张了,屁眼不听她使唤,我日,鬱闷,於是有用大拇指粘了点水,先探进去,让她适应一下,她“噢噢”的呻吟著,我的JB更硬了,今天果然比以前紧很多,手指伸进去都有点困难,菊花口勒手指根部有点移动不便了,来回抽插了几下,迅速抽出来,乘屁眼还没有完全闭合,把JB顶了上去,这下直接进了半个龟头,她也配合著用手掰开屁股瓣,就这样我一点一点的来回轻轻抽插,一点一点挤进屁眼,总算全根进入了,我眯眼,把鸡巴根都插进去,保持这种状态不动大概十几妙鐘,感受里面的温暖,根部的紧束,然后睁开眼睛,撩起她的睡衣,从背后伸过去用手指掐住她的乳头,屁股开始一下一下往里沉,就像打桩一样,她迷乱的扭动著屁股,有一点抗拒,有一点迎合,我问她怎麼了,她说里面好干,菊花口好像要裂开了,我正想再抹点水,突然发现左手边有一桶金龙鱼调和油,哈哈,诡计上来了,抽出JB,打开油壶,倒点在手心里,抹在她的菊花上,然后用手指撑开屁眼,一根手指搭在上面让油顺著流了进去,她看见了也没说什麼,只是扭著屁股,好像让我快点。再次挺枪深入,顺利流畅多了,有油花的手在她屁股上乱摸,顿时屁股油光发亮,场景很是迷乱,低沉的“哦哦”声从她身体里发出来,更加剧烈的刺激了我的神经,每次都把龟头拉倒菊花口,然后再猛的往里扎,那种紧束的感觉从龟头迅速滑动到了鸡巴根部(这是本狼干屁眼的经验,很舒服,推荐大家有机会试试),舒爽的感觉真是言语无法形容,感觉时间过去了一些,心里也越来越紧张了,一著急动作也就越来越大,她也顾不得环境了,叫喊越来越大,双手紧紧抓著我摁在她屁股上的手,我闭上眼睛细细的品位这种强烈刺激,一股急迫,痒痒的感觉一点一点在我腹部积攒,积攒,终於“噢!”我大声吼了一身,身体颤抖了起来,把身体里那种急迫的感觉释放了出来,万子千孙冲进了她的屁眼里,剧烈的兴奋过去几秒以后,我慢慢的抽插回味著,她已经彻底瘫软了,趴在了她刚择出来的豆角上,稍微休息了片刻,我拔出了鸡巴,精液也跟著流出来了一些,她及时的闭住了屁眼,她穿好衣裤,转过来面向我,我发现她半边脸上有水,问题怎麼回事,她说她太爽了,口水流在了灶臺上都不知道,一趴下结果沾上了,我哈哈大笑。她把我推到电脑桌坐下,然后亲我一下说“真的服了你,色胆包天就是用来形容你这种人的”,我嘻笑说“你不是也很爽吗,一个巴掌拍不响”,她又捶了我一下,转身去厨房了。

  过了大概也就三分鐘,他老公回来了,我心想真TM悬。晚上吃饭我们配合极好,还和他老公喝了些酒,我自然很收敛,说要开车,她老公竟然被我极力奉承,一高兴,灌多了,来回上厕所,期间我自然没有闲著,她老婆被我上下摸了个底朝天,B水流了一手,哈哈。
  下,然后亲我一下说“真的服了你,色胆包天就是用来形容你这种人的”,我嘻笑说“你不是也很爽吗,一个巴掌拍不响”,她又捶了我一下,转身去厨房了。
  过了大概也就三分鐘,他老公回来了,我心想真TM悬。晚上吃饭我们配合极好,还和他老公喝了些酒,我自然很收敛,说要开车,她老公竟然被我极力奉承,一高兴,灌多了,来回上厕所,期间我自然没有闲著,她老婆被我上下摸了个底朝天,B水流了一手,哈哈。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